浙派名师走进大学课堂:穿越千年,歌咏人性——记钟伟平老师闲话《诗经》与现代流行音乐

6日上午,温州第二高级中学钟伟平老师同我院15级读经典诗辞班的同学们一起去“经”品“诗”,在欣赏诗与乐的同时思考当代流行音乐与《诗经》之风的递承。唱一曲千年的歌,感受不曾流失变质的本性。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现实主义文学作品集,钟老师谓之为“最接近人性底色的文学作品”。老师以先民的创作初衷——“性”为切入点,探求《诗经》中的真实情感。“性”字,从心声生,解人之本性也。《毛诗序》中语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正是真性情带给先民不竭的创作动力与审美体验。

钟老师选取《氓》与《成都》作为情的探究对象,可以看出思念之伤与相见之欢,千百年来未曾生易。钟老师给同学们展示了三个时代的歌者的一曲《蒹葭》:孔丘规之以经典的框架,封固了炽热的感情;邓丽君乐之以情音,“靡靡之音”实是人的觉醒;终于李健轻轻地歌了一曲,那种宁静回到了我们崇尚的纯粹。《诗经》的直接选用,继承下的是不变的内容——风、雅、颂。钟老师又通过罗大佑的一首《光阴的故事》展示流行歌曲在创作手法上对《诗经》赋、比、兴手法的借鉴。

 

  

通过这些比较,同学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古之永歌与今之流行在传情上的共通之处。众人在乐声中穿越时空,回到那碧水边,看伊人在水一方;回到那田间地头,看万众劳作间歇时的创作与对唱。当诗,当那些咏歌渐渐离现代人生活远去,当滥情的流行歌曲越来越多,创作什么、欣赏什么、流传什么,都应更多地围绕人之本性展开。

钟伟平老师借《岛上书店》来鼓励同学们“建立属于自己的文化孤岛”。我们应珍惜那些真正打动人的声音和文字,敬畏它们泅渡光年来到我们的时代。一场浪漫的诗乐旅行在欢声笑语中结束,美好的情感荡漾在大家心中。千年前的他们,千年后的我们,其实并没有太远的距离。

(朱蕾/文 陈梦婷/图 来源:记者团)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