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派名师走进大学课堂:善恶尽书一家言——记朱伟老师《知出入,尽得风流——读司马迁一家之言》讲座

6月26日下午,在25-101教室传来阵阵笑声。“你们的面孔和高一新生差别不大,”看着全场静默迟疑的2015级本学生,朱伟老师话锋一转,“因为你们都正当青春!”如此另类诙谐的开场,马上打破了讲座肃穆沉郁的氛围,开始了今天的《知出入,尽得风流——读司马迁一家之言》讲座。本次讲座由来自苍南灵溪中学的语文老师朱伟主讲,他以《史记》为底稿,为我们深刻解读司马迁所谓“一家之言”的内涵。

  唯一一座司马迁塑像位于陕西省韩城市,当塑像的图片展现在同学眼前,大家几乎同时发出了质疑:司马迁怎么能有“胡须”?对于这座广受质疑的塑像,朱伟老师却展现了他独到的见解。他直言:“受过宫刑的人胡须会随之脱落,这尊塑像却依然大须飘拂——这大概是民意使然了。皇威之下只有苟安微命,皇权之外民心所向仍是凛然傲骨。”由此推开去,朱老师指出史实是载体,“记述史实是说道理、明鉴成的手段”,读《史记》不应“陷入真假之言的误断”,而要跳脱出来细思司马迁如是笔录的真意。

 

为了更好地展现司马迁“一家之言”的卓然风采,朱伟老师细致解读了现行语文教材中《鸿门宴》一篇,深入浅出地向在座学子展现司马迁的笔下真意。朱老师首先指出《鸿门宴》全篇,最大的遗憾是刘邦的杀与不杀。“古往今来,似乎项羽最大的败笔和命运的悲剧都源于当初的‘妇人之仁’。”朱老师一声嗟叹过后,却反问道,“项羽真的杀得了刘邦吗?或者应该问,刘邦可以自救吗?”疑问既出,他又回到文本,从刘邦的“绵里藏针斗霸王”和范增的“无力回天可奈何”两个角度展开,详尽分析了鸿门宴结局的必然性。“鸿门宴所发生的时间,是联手抗秦之末音也是楚汉相争之先声。项羽和刘邦二人的关系已然从结盟走向敌对,冲突不可避免。”

    

项羽的失败是发端于性格的悲剧”朱伟老师强调,项羽是司马迁最喜爱的人物之一,他被收入《史记》中的“本纪”,享有了帝王的尊荣。司马迁清楚地看到项羽的历史功绩,评价是惊世骇俗却又准确的;同时对于项羽的弱点错误,他又是毫不留情地给予了揭示和批判。“此所谓‘爱而知其丑,憎而知其善,善恶必书,是为实录。’司马迁写史之手法,恰恰是他爱憎褒贬的态度。”

一场解史讲座,道尽一家之言。寥寥数语,引人深思,余韵悠长。

(周依赟/文 吴晨枫/图 来源:记者团)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