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苇:长不大的童心,一辈子的“诗家”

“韦”是“韦编三绝”里坚韧的牛皮绳,“苇”是与土地一样朴素的苇,两个圆唇音节相合,便形成了韦苇老师顽韧朴质的生命状态。他是别具匠心的“诗家”,是兢兢业业的译者,也是儿童文学研究学者。

“外国语是一种手段,文学才是信仰。”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语言文学系翻译专业,来到浙江师范大学后却从事儿童文学研究,韦苇老师如是解答他选择的原因。韦老师从年轻时就热衷于文学,热衷于新诗的创作。自谦“天赋不高,才情不高”的韦老师,一直把“下苦功夫”作为自身发展进步的唯一途径,“这是就算拼尽全力也不一定会出现成果的事业,但我很幸运”。《听梦》、《藏梦》、《一个胡桃落下来》和《500双鞋子》等四本深具影响力诗集的出版,韦老师笑称:“我算是做成了想要做的事情。”

相较于诗人,韦老师更愿意说自己是个“诗家”。诗家不仅是个写诗的人,而且要使用理论来研究并阐述。诗人徐鲁曾这样评论过韦老师:文字不肯大众化,总要弄得别出心裁,总会带着那么一点儿“另类”风格和小浪漫的情调。韦老师自己解释道:“‘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这两句话一直装在我的心里。先知先觉,别出心裁,文学就是要把你的个性反应在每一个写下的字里。”

作为译者,韦苇老师翻译的《世界经典童话全集》曾获全国优秀少儿图书一等奖和国家优秀图书提名奖,《世界大作家儿童文学集萃》获安徽省优秀出版物二等奖,其他各级各类各种级别的集体成果获各种级别的奖励,还曾译有《跑进家来的松鼠》并编入小学六年级课文。直到现在,韦苇老师仍手不释卷,不停翻译着经典外国儿童文学,为孩子们创造更多彩的童真世界。

如果说在文学翻译和创作方面的成就是韦老师一直所追求的话,那么到大学从事文学理论工作就是一份意外之喜了。《世界儿童文学史概述》、《世界儿童文学史》、《俄罗斯儿童文学论谭》以及合写的《中国儿童文学史》等著作的出版奠定了韦苇老师在儿童文学研究上的地位。1994年韦老师获台湾海峡两岸儿童文学研究会颁发的一年一度授予一人的杨唤儿童文学奖中的“特殊贡献奖”时,他的获奖感言中道:“当我从新诗诗苑被携入儿童在其中神游的文苑,我发现我简直就是为这个美丽的文苑而生,我的灵智、才情、精力、专长就为它而拥有。

“有心钻木木生火,无意插柳柳成荫。拿起锄头能种树,开启电脑能著书。世界大事我关心,补路小事我来做。”韦苇老师这样概括自己的生活状态。满满一地的著作合同以及两大书橱自己编写的书籍都显示了韦老师年过八旬依旧笔不离手的“生命燃烧”状态。同时,亲手栽树、亲自补路,小事情对于韦苇老师来说也是与学术创作一样重要的存在,“大和小在我的身上正和谐地并存着”。

重阳节里,韦苇老师这样讲述他的希望:“我希望借此鼓舞在职的教师继续努力,保持前进的势头。另外,也想说明年龄并不是问题,希望已退离的老师们也能够保持激情,保持生命燃烧的状态。”

老当益壮,保持激情,童心未泯,热爱生活,韦苇老师用他的方式描摹着黄昏下无限好的夕阳。

(刘瑾纯/文 沈丛丛/图 来源:人文记者团)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