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绿洲道路,顾历史进程——记黄达远教授“中国历史演进的绿洲道路”讲座

6月3日晚,陕西师范大学西北跨境民族与边疆安全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黄达远教授应我院邀请,于四楼学科研修室展开题为“中国历史演进的绿洲道路”的讲座。本场讲座由我院冯建勇教授主持,赵志辉、武绍卫等老师出席,我院学子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黄达远教授分析了边疆史研究的区域视角,认为地理区域可根据研究需要进行划分,如以“人口——地理”为分界的胡焕庸线。接着,就人们长期持有的“内陆民族地区是边疆”观念,黄教授将其归因于先大陆后海洋的时空视野。对此,黄教授援用古苞先生“不能把西北‘边疆化’”的观点,指明游牧与农耕间是生产、地缘以及交往的关系。

在介绍不同地区的农牧关系时,黄教授提到祁连山地和沙漠的游牧与农耕区可依托绿洲实现相互转化。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理解这种情况,黄达远教授进一步介绍了绿洲的来源和类别,强调了游牧区对农耕区的依赖性。

 

 

随后,黄教授结合中国疆域历史演变图,向在座听众解释了西汉设置河西四郡的历史意义:使得农业区在河西走廊得到开发,成为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交流的通道,推动了丝绸之路的形成;同时河西走廊联通天山南北与中亚地区,依托绿洲构成保障线,改变了欧亚的历史格局;也在一定程度上划分了游牧和农耕区以及绿洲的范围。此外,借“吐蕃北上、蒙古南下”和“清代形成‘长城——天山’走廊”等事例,黄教授说明了中国疆域从南北到东西的宏观变化状况。

 

 

“中国疆域非均质化,影响中国边疆构造的因素往往不在于边疆本身,而在历史的核心区。除了‘时间性’,更要注重中国地缘构造的‘空间性’。”黄教授在讲座最后分享了自己独到的见解。问答环节中,黄达远教授耐心解答了听众们提出的“水资源对农牧地区的重要性”“新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发展前景”等问题,获得了现场热烈的掌声。至此,讲座圆满结束。

(俞艳园/文 孙烁语/图 来源:人文记者团)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