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田野调查,构建历史记忆——记杜树海“历史人类学的做法与经验”讲座

1211日晚,厦门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杜树海做客我院,于四楼研修室带来题为“历史人类学的做法与经验”的讲座。本场讲座由人文学院研究员冯建勇主持,部分本科生、研究生到场聆听。

杜树海分别从“文字”“访谈”“仪式”三个方面探讨历史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并结合自身的田野经历与同学们分享研究经验。

文字研究与民间信仰

有关“文字”,杜树海从志书具有的延续性与全面性导入,然后指出中国通史和历代典章制度对研究者的重要价值。他以地方研究为例,详细介绍六种“文字”资料:岩石文字,寺庙文字,古桥、凉亭、渡口文字,墓地文字,仪式专家的文字和族谱、契约。这些“文字密码”蕴含当地生产生活方式、乡村运作模式、家族村落系谱以及人与鬼神的关系等重要信息。针对如何阅读文字的问题,杜树海强调,应该以田野调查为基础,将文字置于原生场景中研究。

在分析寺庙文字时,杜树海着重介绍了“民间信仰”研究的意义。他认为,南方的寺庙建筑是活的,其生命力体现在寺庙与社区民众的密切联系。寺庙承办、社区集体参与的大型仪式说明了这一点。反观北方城市寺庙,大多成为旅游景点,甚至无人问津。

访谈技巧与职业素养

杜树海对比“参与式”与“座谈式”两种访谈方式,指出访谈需要深入了解对方的三观、想法、办法。为达到这一目的,访谈人必须掌握基本技巧,提升专业素养。他分享现场参与提问式、装错式和挑衅式三种技巧。现场参与提问式指提问最简单的问题,如“这是什么?怎么用?用来干什么的?”;装错式指故意说错,让受访谈人纠正,以便深入了解;挑衅式则是在多人讨论时故意挑起争论,引发观点交锋,防止信息片面化。

杜树海注重访谈者的职业道德,主张尊重当地人民,批判颐指气使的态度。他以乡村鬼故事和风水故事背后的人群关系为例,强调尊重当地人民的重点是尊重当地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民间仪式与历史文化

生命过渡仪式、社区集体仪式、宗教仪式,是“仪式”的三种类型。他从婚礼入手,指出不同地区的人群对于婚姻有不同的看法。城市人结婚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登记,而在一些农村地区,结婚是“实践”出来的,即依靠一个活动来宣布夫妻的结合。婚丧嫁娶等仪式往往邀请全部亲属到场,具有体现社会关系、明确亲族体系、融合新旧亲属等作用。

在此基础上,杜树海比较了村寨主义与家族主义。他以广西打醮这种忏悔祈福、避灾防难的村落活动为例,指出村寨主义是一场集体性的精神活动,体现村落的团结力与凝聚力。

杜树海与在座师生分享视频《关公诞》,指出中国传统文化的上下通融性很强。他用农村妇人吵架时使用“天良”的例子论证此观点,鼓励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寻找深厚文化的踪迹,感悟历史文化的底蕴。

针对广西壮族的当代“壮斋节”,杜树海提出“仪式变迁”观点。受非遗运动影响,一些仪式已洗去污名,获得文化认同。他总结道,通过仪式了解当地人的精神世界需要进行田野调查,扎根一线,走实走深。

杜树海强调要深入挖掘“文字”“访谈”“仪式”背后的社会历史,进行历史建构。讲座在“历史由谁书写?怎么书写?”的问题探讨中结束。学生们纷纷提出自己的想法与困惑,现场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学术讨论。

(骆铭丹、沈进/文 卢祎瑶/图 来源:人文融媒体中心)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