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国栋:从“边缘”透视涉佛文体

12月24日下午,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古籍研究所副所长冯国栋带来题为“书写、仪式与述行——涉佛文体浅论”的讲座。本场讲座由我院教授邱江宁主持,部分本科生、研究生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冯国栋点明佛教与日常生活的广泛联系指出佛教传统坐落现实中。寓言“弃老国”来源于佛教语文学科“分段”行为与唐代佛教相关。

佛教与文学形式联系紧密。冯国栋以刘勰《文心雕龙》为例,指出佛教思想对作家、文学评论家的影响。他援引陈寅恪先生“‘曹冲称象’故事来自佛教”的观点,提及台静农《佛教故事与中国小说》一书,阐述佛教故事对中国文学影响。佛教词语对诗歌意象、文学批评术语,佛教行文方式、撰述体制对中国文学创作与批评,佛教本身对中国文学文体都存在一定影响。

当代对佛教与文学创作关系的探索,存在一大问题:人们将文学与佛教联系过泛、过浮,或求之过深、过凿。冯国栋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有益尝试是“涉佛文体”。

涉佛文体的来源有二:一由佛教传入而产生;二为本土固有,后与佛教化合而产生新变。涉佛文体包括塔铭、寺庙碑记、疏文、像赞、诗偈等。通过展示相关图片,冯国栋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各个文体疏文包括开堂疏、募缘疏;“像赞”与当代写真类似;塔铭是在僧人圆寂、火葬后,用于记录僧人生平的文体与墓碑、墓志文体相同,载体不同……

冯国栋从两个方面介绍涉佛文体对文学史的意义和价值。一方面,涉佛文体有助于人们了解文人的佛教态度、佛教观念、佛教思想。他从韩愈谈起,以韩愈从未给僧人写墓志的事实,反驳部分人“韩愈与佛教关系紧密”的观点。另一方面,涉佛文体可以丰富中国文体学的内容。明代天界觉浪盛禅师《题达磨大士赞》,语言白话、不押韵,改变人们对“‘赞’文体都是庄严的”的固有认知。看似“谩骂”老师,实则体现当时“见过于师方可传授”观念。

普遍从问题核心入手,忽略从边缘解读,是人们接触新概念时的通病。冯国栋以研究文人为例,他强调文人“非典型状态”的重要性往往大于“典型状态”。他提到,涉佛文体常与佛教仪式相关。冯国栋阐释了佛教教学仪式与诗偈,祖师忌辰与像赞,亡僧法事与下火文、入塔文、入祖堂文、塔铭的关系。教学仪式是佛教仪式的最重要部分。他一一说明上堂、小参、入室、秉佛等教学仪式相关概念。

借用奥斯汀“话语分为两类——表述话语和述行话语”,冯国栋引入“述行”概念,讲述涉佛文体与述行的关系。“述行”常引起行为、带来后果,“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不同于美文,涉佛文体是一种应用文,在一定环境下展现作用,具有“述行”功能。冯国栋以《为充禅人下火》中的两个短句为例,指出涉佛文体传达的佛教世界观“欲界色界无色界”,意为佛教的色界是无空间的,无色界是永恒的。“一场两唱三唱贵也不卖贱也不卖”有佛教财产采用公有制度的含义。他点明,应用文应结合相应环境动态地理解。

交流环节,他对同学提出的问题一一解答。主持人邱江宁对本场讲座做完整总结。

郑珂何羽、王洁/文 叶听雨/图 来源:人文融媒体中心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