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晔:女性词的早期阅读及其历史认识的形成

12月23日下午,浙江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叶晔做客我院,24幢4楼研修室带来题为“女性词的早期阅读及其历史认识的形成”的讲座。本场讲座由我院邱江宁教授主持,部分本科生、研究生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叶晔通过古今对比,指出阅读条件、阅读资源局限古人的阅读范围,引出 “在女性词的早期发展中,人们通过怎样的途径阅读女性词”话题。

女性词早期阅读局限

从生活出发,叶晔通过谈论“21世纪我们如何寻读女性词”,肯定作品汇集对研究女性词的重要性。现存最早的女性词总集,是清康熙十年(1671年)周铭编《林下词选》十二卷在此之前并无合适的书籍能让读者较大范围考察女性词,女性词的整体意识难以产生。叶晔提到,女性词整体历史性观念的出现远晚于某位伟大女词人的出现。

古代绝大多数女性作家,都通过阅读男性经典作品接受文学经典教育。因此,女性词人读女性词的可能性、阅读内容的全面性至今仍待考究。叶晔表示,没有女性词发展线索,女性词人就不能对自己在时间延长线上的价值贡献作出相应判断

 

女性词的编聚与流传

叶晔分别从别集流传、选本流传、笔记流传三方面介绍女性词在康熙十一年前的编聚与流传情况。陈耀文编刻《花草粹编》,收录女性词71人173首,创下女性词收录新纪录,对文献保护作出巨大贡献。一方面,《花草粹编》文献视野开阔,为学界保存大量可观的稀见史料另一方面,由于文献遵循分调编次的原则,多数女性词被置于同一词调的最后《花草粹编》未传递作者历史信息,让多数声名不显的女性词人仅仅是一个没有时间坐标的人名

明代收录女性词数量较多的词选,有助于读者清晰认识词学声律系统,但不利于形成词史观念。由于女词人生平难考、逸闻偏多,以调编次无法形成对历史时间的连贯认识。针对前述缺陷,女性词相关书籍发展过程中不断改进。叶晔表示,《古今女史》在体例上弥补了《花草粹编》的分调模式其以词人年代编次的做法,使女性词发展线索一目了然,对普通读者形成女性词史观具有重要意义。

女性词名家的“出现”与女性词史观的形成

要形成女性词史观,第一步是形成历史时间线的概念。读者可通过编者前期梳理和读者知识积累两种途径了解词人的生平。第二,编者加大对重要的女性词家作品的采编密度,引导阅读焦点,推动女性名家词经典化。第三步则是选择群体随着闺秀词人比例增大,她们所作的词更为男性词人所认同。第四步是批评思想古代女性词的批评建设在清代已基本形成现代学人在西方理论的助力下,赋予其更加丰富的批评内涵。

晚明以前,普通读者由于缺乏提供女性词知识的专门书籍,难以形成对女性词史的基本认识。叶晔强调,只有当女性作家拥有对前代女性文学清晰的历史认识,并形成一种基于群体认同的传承关系,“女性文学传统”才在真正意义上得以成立。

邱江宁总结到,在做古代文学研究时,要平等看待文献的产生、作家、读者、外在世界、运营与传播体系,打破传统研究路径的框架,提供更多研究选题与方向

对于学生“女性词研究角度突破”“词的性别研究”的提问,叶晔耐心解答。

(胡晗韵、应之缘、王洁/文 王潇宇/图 来源:人文融媒体中心)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