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明初:“精细化”趋势下的魏浣初生平考

3月23日晚,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周明初做客我院,带来讲座“明清诗文研究的精细化及其可能——以魏浣初的生平考证为例”。本场讲座由我院邱江宁教授主持,慈波、方媛、唐云芝等教师参会,部分本科生、研究生到场聆听。

讲座伊始,周明初简要讲述明清诗文研究现状。相比明清戏曲、小说,大众对明清诗文普遍陌生。分析70年来明清诗文研究历程时,周明初比较前40年和本世纪以来诗文研究特点,强调“一个学科或方向到一定阶段时,会向纵深方向发展,精细化是必然趋势”“精细化不等于碎片化,而是真正解决学术界的一些问题”。

谈及精细化途径,周明初引用《大数据技术与传统文献学的现代转型》中观点,指出相关考证工作正处转型期。目前学界采用传统古典文献学方法与古籍数据库检索相结合的方式,最大化利用现有资源。古籍数据库检索便利,内容准确,古籍数字化成为必然趋势。

以魏浣初生平考为例,周明初分享学术心得和创作。作为人物考证最重要部分,生卒年成为周明初考证工作出发点。针对学界问题“魏浣初究竟卒于崇祯十一年还是崇祯十五年”,周明初指出《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中存在的史实漏洞,通过对比《魏浣初肖像题词》《莲须阁集》《南园前五先生诗》《范文忠集》等文献记载,得出“魏浣初生于万历八年(1580),卒于崇祯十一年(1638”的结论。从史源出发,周明初发现学者改造史料的痕迹,以对照分析的方式,解释文献上的逻辑错误。

对于史学界存在未记载魏浣初别号的现象,周明初认为,魏浣初别号较为多样。利用魏浣初诗文集名《踽奄集》,援引李应昇《落落斋遗集》注解和魏浣初两篇《书茅山显灵纪事》《高林庵》文末署名,周明初总结出魏浣初“踽奄”“龙超”“四留居士”“谁垢居士”等别号。古籍大数据的使用,保证考证工作精细、准确。

作为讲座重要内容,魏浣初生平考证围绕“曾任官职”“主动担任嘉兴府学教授原因”“国子监中所任职务”“官职调动情况”等问题展开。在解释“魏浣初担任嘉兴府学教授原因”方面,《(康熙)苏州府志》和《宜焚全稿》的表述颇有不同。对比两种文体的细微区别,周明初得出“人心和史注存在差异”的结论。从《踽庵集》《水西全集》《改教始末》的细节入手,周明初对第三个问题表达个人见解,“魏浣初在国子监先担任博士,后转为助教”。针对魏浣初官职调动问题,基于《松圆浪涛集》《踽庵集》《霍忠宣公集》等基础上,周明初总结到,“魏浣初先后在工部、礼部、户部、吏部任职”。最后,周明初对魏浣初生平作小结。

魏浣初的生平是明末社会的缩影。周明初指出,“朝廷官员屡次上疏导致魏浣初仕途坎坷”,体现明末政治混乱,政策不定。魏浣初曾身兼“广东布政司右参政”“按察司佥事”“提督学政”“清军”“驿传”数职,是明末官员短缺的反映。理解历史背景,有利于对魏浣初生平的研究考证。周明初严谨认真,平衡古籍大数据“怎么用,用哪些”的问题,充分利用数字化资源,从大量文献材料中对照、考证。

在论述过程中,周明初运用大量文献资料,详细解释古籍中出现的官职名称“直指”“员外郎”。发挥地理知识储备,周明初对魏浣初棺材运送路线详细说明,带来本讲座的精彩一笔。考证魏浣初的历程,反映周明初丰富的文史积累和良好的史学素养。周明初强调,古籍数字化的局限性无法避免,除掌握文献学基本常识,史学研究者应达到文史共通的境界,吸收历史地理、职官、驿站等多方面知识。

在交流环节,对于学生在谱牒考证、文献引用、古籍库选取等方面的提问,周明初给予耐心解答,补充相关学术知识,增加讲座内容的广度和深度。主持人邱江宁总结本场讲座,启示学生学习周明初不轻信盲从的品质和长期习读的习惯,从周明初的钻研思想和经历中,获得正确的史学研究方法。

(梁璇/ 王洁/图 来源:人文融媒体中心)

【关闭页面】